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生活都市- 项少龙淫乐古今女友秦青
项少龙淫乐古今女友秦青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中文字幕国产在线播放_午夜福利50集在线看_啪啪啪免费视频]

地址发布页:


  2001年,香港。

  「少龙,对不起,我真的不能够再忍受你的这种行爲了,我决定和peter 结
婚……」此时此刻,在香港的一幢商业大厦当中,此时一名年轻美貌的女子,真
有些无奈的打个电话,对着电话裏面的那个人说了这番话。

  这个女人的名字叫做秦青,今年25岁,长得非常的漂亮,圆圆的脸蛋娇美如
花,身材高挑,一身淡色的衬衣长裤,勾勒出青春迷人的女性诱人的身材,身旁
路过的男人都忍不住会多看两眼

  而此时,电话那边是她的男朋友项少龙,这个项少龙是香港如今的一个特警,
今年26岁身材高大,长相英俊,可以说是无数女人心目中的迷人的白马王子。

  当然咯,其实说白马王子也不是特别的準确,因爲项少龙是一个黑皮肤的男
子,所以应该叫黑马王子才更贴切一些。

  不过不管是白马王子还是黑马王子,其实都不重要,因爲项少龙,确实很吸
引女孩子的注意,不管走到哪裏,这个男人都是那麽的吸引异性。

  而项少龙也很喜欢去勾搭女孩子,他一方面和自己的爱人也算是生活得非常
的不错,但是另一方面的话,他也喜欢这种钻石王老五的生活,虽然说不会和那
些女人有什麽真正的关系,但是口花花几下还是可以的。

  只可惜,对于秦青这个女孩子来说,他已经不能够忍受这样的生活了,所以
现在,她提出了分手,她打算嫁给那个一直追求她的富二代peter.

  不过这个事情,对此时的项少龙来说,还是真的有些无法接受,他完全就懵
逼了。

  「阿青,你在说什麽呀?」此时的项少龙完全不明白,到底是怎麽回事,
「你在这说peter ,我连peter 谁都不知道!」

  说到这裏的时候,他的心裏其实已经非常焦虑,因爲他可以明显的感觉得出
这一次情况不妙,看起来自己的女朋友似乎真的是要和自己分手了,这可不行啊!

  要知道,虽然说他有一些口花花,再见到其他的女人的时候可能有些不规矩,
但是在心裏她最爱的还是自己的女朋友,如今怎麽能够失去这个自己最爱的女人
呢?

  不过此时的秦青,看起来是真的没有给项少龙任何的机会,她深吸了一口气
之后,对着电话裏面的项少龙说道:「少龙,其实这些年以来我一直在骗自己,
我希望你可以和我在一起,我希望你可以和我一起过正常的生活,但是现在看起
来这些根本是不可能的,你继续享受你的钻石王老五生活吧,我一个星期以后结
婚,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来参加我的婚礼……」

  说到这裏的时候,秦青不再跟项少龙多说什麽废话,而在此时一把将电话挂
断了,看起来他真的已经决定和项少龙分手了。

  面对这种情况,此时的项少龙根本不知道应该怎麽办才好,他整个人都已经
惊呆了。

  而现在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赶紧去弄清楚这个peter 到底是什麽人,这对
他来说也不是什麽太难的事情,他身爲香港的特警,要查清楚这件事情很容易。

  关于这个peter 的事情,项少龙很快就已经查清楚了,这个人似乎是香港的
一个富二代,家裏面很有钱,虽然说不能和那些顶级富豪相比,但也算是富甲一
方的人物。

  而自己的女朋友秦青确实要和这个富二代结婚,这种事情一下子就让项少龙
彻底的被击垮了,他怎麽也想不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这一天晚上的时候,项少龙把自己的女朋友秦青,约到了一间餐厅裏面,希
望可以挽回自己的女朋友的心,可是这已经没有用了,她表示已经决定和对方,
是绝对不会再和项少龙複合的。

  而最终,这个女人还是走了,离开了项少龙,看到这个女人离开的决绝的背
影,此时的项少龙,痛苦的抱着自己的头,感到非常的难受。

  当天晚上的时候,在这间酒吧裏面,项少龙喝了一个烂醉如泥,最后他是睡
在酒吧裏面的,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该怎麽办,可以说一片荒废。

  不过,项少龙没有注意到,此时有人正在暗中监视着他,监视着他的一举一
动。

  转眼间差不多就到了一个星期了,明天的时候,就是项少龙的女朋友秦青,
和那个Peter 结婚的日子,可以说现在,项少龙根本就不知道应该怎麽办才好,
心裏面难受,自然也是难以想象的。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项少龙的手机响了起来,项少龙随手拿起了手机,发现
这个号码是之前那个,跟自己联系过的香港富二代李小超的电话。

  之前那个富二代曾经联系过自己,说想让自己做什麽时空穿越的实验,当时
自己很明显拒绝了他,因爲这种事情对于项少龙来说,确实是有一些匪夷所思。

  而之后这个人也没有再找过项少龙,所以项少龙也把这个人短暂的忘记了,
只是没想到现在这个人居然会又打电话过来。

  项少龙的心情此时很差,不过他还是随手拿起了电话,接听了一下。

  「项先生是吧?你好,我是李小超,你还记得我吗?」此时电话裏头传来了
李小超的声音。

  项少龙说道:「当然记得了,你有什麽事情吗?」

  对方微微一笑之后,在电话裏边说道:「项先生,我想和你见个面,不知道
行不行?」

  项少龙皱了皱眉头以后,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想见你,我也没有兴趣见你
……」说到这裏的时候,项少龙就打算挂断电话。

  不过项少龙最终也没有这麽做,因爲这个时候电话那边的李小超在此时说出
了一句话,让这个时候的项少龙放弃了挂断电话的想法,而是要听完它到底要说
什麽。

  「如果我想和你谈谈你的女朋友的事情,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呢?」李小超
在裏边平淡的说道,但是这句话却让项少龙犹如晴天霹雳一般,一下子被雷得可
以说体无完肤。

  此时的项少龙,听到李小超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都惊呆了,他的身体
在颤抖,因爲这个时候,凡是和自己的女朋友有关系的事情,他都是非常关心的。
而李小超,似乎也已经吃準了项少龙,一定会关心自己女朋友的事情,所以他很
是有信心。

  果然,事情不出此时的李小超的预料,项少龙很快的就来见他了,此时只要
和自己的女朋友有关系的事情,他都不可能放过的。

  「你女朋友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此时在香港的一家咖啡厅裏面,李小超微
笑着看着眼前的项少龙的,缓缓的说出这番话。

  「你们的消息还真灵通啊。」项少龙苦笑着看着眼前的李小超,有些难受的
说出这番话。

  「我要知道这种事情可以说是轻而易举,没有什麽大不了的,我找你来主要
是想和你做一笔交易。」李小超微笑着对着项少龙说道。

  「交易?什麽交易?」项少龙皱了皱眉头,不过他心裏面已经想到了这个人
的想法,无非就是他那个什麽该死的实验,又想来说服自己去做什麽穿越时空,
但是现在,项少龙却不敢在这个时候离开,因爲此时他知道,如果李小超很帮忙
的话,那自己和阿青,应该还有重续前缘的机会。

  正因爲如此,现在的项少龙,不能够离开这裏,而是要继续听下去。

  果然,李小超这个时候说话了:「我的条件其实也没有什麽大不了的,只要
你陪我完成了那个实验,那就足够了,而只要你完成那个实验,我就可以帮你夺
回你的女朋友,我希望你明白,对我们李家来说,想让那个peter 娶不了你的女
朋友,有100 种方法。」

  这种事情不需要李小超说,项少龙都是非常明白的,那个peter 的家虽然也
算是比较有钱,但是跟你家比起来确实也算不了什麽。

  「任女朋友明天上午十一点举行婚礼,我们的实验在9 :00开始,如果顺利
的话,不到半个小时就可以结束,到时候,你就可以和你的女朋友团聚了,项先
生,你还有一点点时间可以考虑,我希望你想清楚。」李小超把这番话说出来了,
虽然他嘴上说,可以让项少龙考虑,不过他和项少龙都明白,现在的项少龙,似
乎已经没有拒绝的可能了。

  因爲对于此时的项少龙来说,他真的是太爱那个女人了,她真的不能够失去
那个女人,所以他已经没有任何的选择了。而现在的话,李小超就是吃準了这一
点,所以现在,才敢在项少龙面前有恃无恐。

  所以,项少龙最终还是同意了,爲了自己的女朋友,他必须要答应这个要求。

  而接下来不用说了,今天晚上就要开始準备实验,此时的项少龙很快就搬到
了研究所裏面,在研究所的一间豪华的房间当中休息,按照李小超的说法,明天
早上5 :00他就必须要起床,而今天晚上却必须要有足够的睡眠时间,所以8 :
00的时候他就必须睡觉。

  不过不管是早睡晚睡,对于项少龙这种特警来说,都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情,
想起明天就能够和自己的女朋友再次团聚,项少龙的心裏很兴奋,但是他还是让
自己很快的睡着了,这是作爲特警必备的程序,在该睡的时候就尽快睡着。

  第2 天早上5 :00的时候,项少龙就起床了,此时马教授,李晓超等人,已
经都到了,他们找来了香港TVB 的专职的化妆师,给项少龙画了一个古装。然后,
马教授给项少龙讲解了很多事情,包括穿越时空必须了解的一些事情,以及怎麽
回到现实世界等等,都告诉了此时的项少龙。

  而接下来不用说的,实验很快就开始了,这个时候的项少龙,很快的就走进
了时空穿梭机。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準备就绪了,此时的项少龙,另一边是很紧张
的,毕竟所谓的穿越时空这样的事情,确实让他觉得有些害怕,就算是特警,面
对这种未知的事情,依然会非常的恐惧的。

  而此时此刻,一切都已经準备就绪了,就在李小超下令穿越时空的时候,随
着马教授的号令,时空穿梭机立刻就啓动了。

  接下来的时候,项少龙的感觉到周身一股很强烈的电流涌过,这种感觉让他
很不舒服,可这个时候他已经没办法后悔了,而很快的整个时空穿梭机转动起来,
他感觉天旋地转,整个人的意识很快就消失了,他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麽事情
……

  失去意识的项少龙,整个人就感觉自己在睡梦中一样,整个人天旋地转,也
不知道在什麽地方,但是在迷迷糊糊当中,项少龙却感觉身体裏面似乎涌进来一
股很强大的力量,这股力量的感觉是以前的项少龙从来就没有用过的,他整个人,
在这昏迷当中,却似乎如翻江倒海一般,十分可怕。

  很快的,项少龙的意识似乎就慢慢恢複了,不过此时的项少龙,却身在一个
不知名的空间一样。他的脑子裏面不断的浮现出各种各样的记忆,这些记忆都是
各种各样的世界,各种各样的剧情,让项少龙的脑子都要炸开了,可是这个时候
他也没有办法抵抗,因爲他连手指头都无法动一下,只能在这陆海翻腾当中,任
意的漂泊,漂泊……

  那些记忆充斥着项少龙了,似乎要把他的大脑炸开一样,可以说项少龙现在
是十分痛苦的。但是他没有办法抵抗,而那些记忆虽然让项少龙的大脑非常难受,
但是却怎麽样也不会让他死去,终于在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项少龙终于慢慢的
在没有意识的情况下,将那些记忆全部融合。

  此时,他已经不再是原先的那个项少龙了,她已经完全蜕变成另外的一个人,
一个非常可怕的人。

  原来就在时空穿梭机啓动的时候,不知道是什麽原因,时空穿梭机,居然没
有将项少龙,送到它应该去的时代,反而是发生巨大的爆炸。

  这个爆炸,直接将那个研究所所有的人,包括那个李小超,一起送上天。那
个富二代也确实是閑着没事儿,明明有很多的钱可以一辈子衣食无忧,他偏要玩
什麽时空穿梭,直接去把自己给搭进去了吧,很是悲剧。

  至于项少龙本人的话,虽然说爆炸,将研究所所有的人都送上天,他本人却
没有任何的事情,他的肉身还有灵魂被这股爆炸,连同时空穿梭机的时空能量,
一起送到一个不知名的空间,而在这个不知名的空间裏面,他获得了很多的记忆,
还有力量,而这些力量,可以说,是无比的强大。

  这股力量具体是什麽?项少龙并不知道,但是它却可以让项少龙在任何世界
都无往而不利,在任何世界,都是无比的强大的,甚至可以说无往而不利。但是
吸收这些力量的途中,项少龙去付出不小代价,那就是他的心已经变得彻底的邪
恶了。

  本身来说,以前的项少龙,虽然说比较喜欢口花花,也喜欢跟女人调笑,但
总体上来说还是一个好人,有些事情他是不会去做的,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

  如今的项少龙,在获得那股力量以后,已经彻底的发生了蜕变,他不再是以
前那个善良的特警项少龙,而变成了一个非常可怕的恶魔,準确来说,他的心已
经变得邪恶,不再是以前的项少龙了。

  当他苏醒以后,可以回到现实世界的时候,他会做出什麽样的事情,那个就
是没有人可以预料到的,但是不管怎麽样,绝对会是非常可怕,非常邪恶的事情。

  ……

  此时此刻,香港的一处草地上,此时的项少龙,缓缓睁开了眼睛,嘴角露出
了很是狰狞的笑容。他现在感觉神清气爽,他终于回到这裏,回到香港,回到了
本来属于他的地方。

  「想不到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老子如今,得到这种强大的力量,真是想不
到啊!」项少龙长歎了一声,在此时说出这番话。他现在已经什麽事情都知道了,
包括这个时候已经死去的马疯子,和李小超等人,项少龙已经知道了。

  可以说对这两个人,项少龙没有任何的好感,他们的死,正好让项少龙解恨,
毕竟这两个人,完全把他当成利用的工具,当成他们的实验品,而且还要挟自己,
这样的人就是项少龙,获得这样强大的力量,都希望他们快点死,更何况他现在
已经跟以前不一样了

  如今的项少龙,还是那幅秦朝人的打扮,整个人穿着秦军的服装,梳着古装
的头发,如果被现代人看到,一定会认爲他是演员,正在拍戏。

  不过现在的项少龙当然不可能拍戏,他现在有另外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那
就是他要把自己的女朋友给夺回来,绝对不能让你的什麽peter 占便宜。

  对于现在的项少龙来说,他觉得是做这件事情并不难,因爲他已经获得了很
强大的力量,此时他又怕谁呢?那个什麽peter ,又能把他怎麽样?

  不过现在,项少龙要做的第1 件事情,就是赶紧把这个该死的古装给换掉,
否则的话,那实在是太恶心了。

  转眼间的时候,项少龙已经换上了一身新的衣服,以他这个时候的能力要找
到一件不错的衣服,那是很容易的。

  他的手上还戴着手表,这个手表是他女朋友秦青送给他的25岁的生日礼物,
所以他一直不肯摘下来,就算是穿越时空也要戴着。

  现在他看了看时间,时间是9 :30,距离自己女朋友的婚礼,还有大概一个
多小时,对于此时的项少龙来说,这段时间,他可以做很多事情。

  「尼玛的,那什麽peter ,敢抢老子的女人,老子这一次要你不得好死……」
此时的项少龙,在心裏面想到这件事情以后,立刻就要付诸实施了。

  这个时候的香港可以说已经是全港震动了,因爲研究所发生了一场大爆炸,
让这个时候香港一片混乱,最起码对于特区政府来说,是一个非常震撼的事情,
消防队,警车都在出动救火。

  不过在香港此时的另外一家豪华的五星级酒店内,却没有这样的紧张的氛围,
因爲这个时候,这裏正準备办喜事,那就是秦青和peter 的喜事。

  可以说这场婚礼,前来参加的人是非常多的,因爲这家人虽然说不能算是顶
级富豪,但是已经算是很厉害的,有钱人在社会上的关系是很多的,这一次他们
家族的继承人结婚,自然会邀请很多社会名流前来参加。

  而现在,秦青这个美女,已经在此时换上了美丽的婚纱,正在等待着婚礼时
间的到来。

  在这间酒店的草坪上,早就已经準备好了一个临时的教堂,在这裏请来了香
港最好的神父,爲他们洗礼,可以说,她真的是一个很幸福的女人,毕竟她这样
的一个美丽的女人可以嫁给一个那麽年轻英俊的富二代,不知道羡慕死香港多少
人。

  她的那些闺蜜,还有亲人,在此时都已经到来了,都是真心的祝福她,尤其
是秦青的父母,心裏面更是开心的很。

  其实他们早就已经不喜欢项少龙那个人了,他们一直觉得女儿跟着这样的一
个人是不会幸福的,只有跟富二代结婚,他能够一辈子过得好,所以他们早就希
望女儿和那个项少龙分手,只是女儿一直不听他们的。

  如今终于好了,女儿终于听他们的话了,和项少龙分手,和富二代结婚,这
自然会让这对父母感觉到10分的欣慰,因爲只要女儿能够和富二代结婚,那他们
的日子就会好过很多,可以说非常的自私利己。

  婚礼就快要开始了,可以说所有的人都在等着爲这对幸福的新人祝福,是那
样的好啊……

  此时此刻,秦青穿着迷人的洁白低胸婚纱,一对饱满的乳房隐约可见深深的
沟渠,露出的粉嫩肩头肌肤白皙,迷人心扉,真是美的惊心动魄。

  看到镜子裏面美丽的自己,这个时候的秦青,也觉得非常的开心,只不过她
隐约有些惆怅而已,毕竟她心裏面其实还不怎麽忘了那个男人那个和他在一起好
多年的男人。

  只是忘不了,又有什麽办法呢?在这个时候,自己都快要结婚了,就算是忘
不了又有什麽办法,可以说她觉得很苦涩,但是也没有什麽其他的选择。

  转眼间的时候,最好的时刻已经到来,那就是婚礼应该要开始了,此时的秦
青抹了抹自己的眼泪以后,他知道自己应该出场了,所以现在她深吸了一口气,
站了起来,準备出去。

  此时整个酒店,已经聚集了很多的人,这些人都是来这裏参加婚礼的,他们
很多都是社会的名流,还有秦青的那些好朋友,他父母的那些朋友,以及自己家
裏面的亲戚朋友等等,都已经到来了。

  对于这样的大富之家来说,办婚礼的话当然要极尽奢华的,不但要在这样的
豪华酒店,而且还要包下整个酒店,要让新郎官和新娘受到无数人的祝福,这才
符合他们富豪的身份,符合他们名流的身份,符合他们家族的身份啊!

  这样的场景,真的是特别的热闹,让任何人见了之后,都一定会羡慕嫉妒恨,
都羡慕这个女孩子有这样的好福气,同时记住他有这样的好福气。

  peter 这个人是一个非常英俊的富二代,他也是真心喜欢秦青这个女人的,
希望能够给这个女孩子幸福,他真心希望这个女人能够在他的保护下,快乐的过
程一生。

  秦青对于他这个富二代,当然也是有爱的,相比项少龙,英俊而温柔,毕竟
有大把的时间陪她的peter ,自然是更适合他的选择,所以虽然心裏面对项少龙
还有一些不舍,但是她不会这样离开的,她要和peter 在一起。

  只不过,目前有一件事情,恐怕这个女人没有预料到,那就是他已经不可能
和peter 结婚了,因爲,另外的一个男人,正在赶来路上,他在此时,一定会大
闹婚礼的,会让整个婚礼现场,显得非常热闹。

  这个时候,在优美的旋律之下,新郎官peter ,走到了此时的新娘,也就是
秦青的面前,优雅地伸出手,就要和自己最心爱的女人一起走上礼堂。

  看到这个英俊的男人这麽做,此时的秦青,也是幸福的伸出手,要和他走在
一起。

  她虽然心裏面对自己的前男友项少龙,还是余情未了,可是她相信他一定会
幸福的,他一定会在这个男人的怀抱中得到最大的幸福,一定可以的,她不会后
悔的

  不过情况,似乎不能像他们两个想象的那样,那麽顺利,就在两个人的手就
拉在一起的时候,忽然,一个人焦急的跑了过来。

  「少爷,老爷,不好了,不好了……」此时此刻一个人焦急的跑了过来,而
这个人在场的很多人都认识,他叫爱德华,是petee 他们家公司的一个很重要的
高层,他此时也穿着很高贵的礼服,显然也是来参加婚礼的,不过现在他却显得
异常的激动,似乎是出了什麽很重要的事情一样。

  「这一下真的可以说是变起仓促,完全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大家都不知道
到底发生了什麽事情,都是很吃惊的看着眼前这个叫爱德华的人。

  「出什麽事了爱德华?」Peter 的父亲,立刻就沖上前去,拉住爱德华问道。

  对于爱德华这个手下,peter 的父亲还是非常了解的,这个人的办事能力很
强,在公司是很多年的老骨干了,深得他的信任,平常他是喜怒不形于色的人物,
可是现在居然如此焦急,看起来是真的出了什麽了不得的大事了,所以他赶紧询
问。

  本来这场婚礼实际行的非常的融洽的,大家都是喜洋洋的,可是忽然发生这
样的事情,所有人都觉得有些奇怪,所以都在此时看着这个爱德华,想看看他到
底想说什麽,到底是什麽样的事情能让他这麽的激动。

  此时的爱德华喘了两口气以后,然后才低声的在自己老闆面前淡定下来,现
在在他的耳边低语了两句,这两句话一说出来以后,此时的peter 的父亲脸色更
是大变,很显然,这个爱德华给他们消息,并不会是什麽好消息,否则他也不会
这个样子了。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婚礼暂时肯定也必须要停止,所有人都看着这个时候的
爱德华还有peter 的父亲想看看他们到底怎麽了,所有的人心裏都很好奇,想尽
快知道到底发生了什麽事情。

  此时的爱德华,将自己所知道的情况,简单的跟自己的老闆说了几句之后,
这个时候这位老闆脸色变得非常凝重,显然已经出了很大的事情,他必须要尽快
去处理才行。

  「peter ,跟我走,出单了,暂停婚礼!」此时,peter 的父亲对着自己的
儿子挥了挥手,让他赶紧跟自己走。

  衆人面面相觑,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事情,peter 虽然说心裏面疑惑,但
是既然自己的父亲让自己去,那当然是不敢不去的,所以赶紧跟着自己的父亲走
了。

  此时大家都是不知道发生什麽事情,peter 的母亲也赶紧跟着去了,而作爲
妻子的秦青在这个时候却不便于前去,因爲她虽然是他们家的媳妇,但是有些事
情是我自己不便于参与,更何况此时的婚礼还没有办完呢,只是心裏面疑惑,不
知道到底发生什麽事情。

  不过不知道怎麽的,这个时候的秦青的心裏,让她越发的不舒服,他总觉得
有一些很可怕的事情,可能会发生。

  转眼间的时候,他就被自己的父亲带到了酒店的一间套房当中,而在那裏的
话,他会知道一些让他很震惊的事情。

  此时那个peter 还有他的父亲,很快的就来到了酒店的一间套房当中,在这
裏单独商议,甚至都不允许自己的妻子进来。

  「爹地,到底出什麽事情了?看您这麽着急的样子?」

  进到房间以后,此时的peter 看到自己的父亲脸色有些不善,赶紧开口询问。

  「刚才得到爱德华的报告说,我们公司的股价忽然在一瞬间狂跌下去了!」

  此时的peter 父亲脸色凝重的看着自己的儿子,神情之中满满的都是惊慌之
色,刚才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着实把他吓得不轻,要知道这麽一搞的话,可以说
他们公司就会损失巨大的利益,而此时忽然发生这样的事情,全然没有心理準备,
这才是peter 父亲这个时候无比恐惧的原因。

  可以说这则消息对于peter 来说也是晴天霹雳,整个人都惊呆了。

  「爹地怎麽会这样啊?爲什麽忽然会这个样子?」此时的peter 不敢相信的
看着自己的父亲,惊骇地说出这番话。

  peter 的父亲也是非常的凝重,歎了一口气说道:「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麽
回事,不过根据爱德华的报告来看,peter ,你是不是得罪了什麽人了?」

  听到自己的父亲说出这番话,peter 一头雾水。

  「爹地,我得罪人?什麽意思?我听不懂你在说什麽?」

  peter 的父亲神色凝重的说道:「根据刚才爱德华传回来的报告来看,似乎
是美国的一个什麽大企业在对我们的公司进行大幅的高买低卖,将我们公司的股
票搞得一文钱都不值了!」

  这一下子,peter 更加惊呆了,要知道高买低卖这种股票的操作方法,摆明
了就是要把自己家公司搞垮,爲此不惜亏本大甩卖这麽做的话,除非是不死不休,
否则怎麽会干这样的事情?

  「他们爲什麽要这麽做呀?」peter 赶忙询问。

  「所以我才要问你啊,你是不是得罪什麽人了?」peter 的父亲脸色凝重的
看着自己的儿子,缓缓说道,「爱德华刚才初步去了解了一下,似乎是有些人看
你不买,想要对付你,所以才这麽做的,所以我才问你,是不是得罪什麽人了呀?」

  「爹地啊,我能得罪什麽人啊?!」听到这句话的时候,peter 差点没有哭
出来,他真的感觉自己比窦娥还冤,要知道可以用这种方法和他们家进行这种不
死不休的血战的人物,哪裏是他可以得罪的呀?他从来就没有见到过这样的人呢,
怎麽可能得罪他们呢?

  peter 的脸色这麽难看,哭兮兮的样子,她的父亲其实也知道,自己的儿子
基本上不可能得罪什麽大人物,所以他也知道不能在这个时候冤枉了自己的儿子,
所以歎了一口气之后,摇了摇头说道:「我也认爲你不可能得罪这样的大人物,
但是现在到底是怎麽回事,必须快点搞清楚才行!否则在这个样子的话,后面的
事情就不好收场了。」

  说到这裏的时候,这个老爷子顿了一顿,然后继续说道:「你的婚礼暂时也
不要办了,现在我们必须尽快前去公司,了解具体情况,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
想啊!」

  听到自己的父亲这麽说,虽然此时的peter 不愿意就这样离开自己美丽的新
娘,可是现在也是别无选择,也只能够听父亲的,毕竟如果家裏面的事情真的无
可挽回的话,那可就是什麽都完了,更别提享用什麽美人了。

  所以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赶紧去把家裏面的事情处理完才行,否则的话如果
真的是遇上什麽大人物,把他们家搞垮的话,那肯定是一切都完了,那可是大大
不妙啊,所以他们赶紧去处理,不能够耽误。

  「到底是怎麽回事?这到底是怎麽回事?怎麽会这样?我们到底得罪什麽人
了?爲什麽会这个样子?」

  此时,很快的这对父子就回到了自己的公司当中,peter 的父亲立刻召集董
事会的成员开董事会,研讨到底是怎麽回事,不过很快的他们就发现,情况比他
们想象中的还要糟糕得多。

  首先不光是他们公司的股票遭到了狙击,整个骨架在一瞬之间就几乎要崩溃
了,而另一边银行好像也得到了什麽消息,在此时宣布,禁止给他们公司贷款,
可以说几乎在整个香港的经济当中把他们家给封锁了,这种打法可以说完全没有
留下任何的余地,整个公司如今是人心惶惶,很多董事会的高层都不知道应该怎
麽办才好。

  而peter 的父亲在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以后,也是无比的恐惧,不知道到底是
怎麽回事,自己家到底得罪了什麽样的大人物,这个时候居然这麽整他们。

  「董事长,这件事情我是知道一些的。」就在这个时候公司的副总裁,也就
是跟着peter 父亲很多年的一个高层,此时对着peter 的父亲开口了。

  看到这个高层开口了,peter 和peter 的父亲都愣了一下,其他的董事会的
高层也都诧异的看着眼前这个人,想看看他到底想说什麽。

  「你知道?那到底是怎麽回事啊?」peter 的父亲焦急的询问,现在他真的
很想快点知道到底发生了什麽事情,怎麽样才可以解决公司如今的危机。

  「这件事情其实还是出在少爷的身上。」此时,这个人平淡的对着眼前的peter
说道。

  这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让在场很多人都觉得,这件事情他是一个知情人,而
这个人确实也是一个知情人,不过他也是刚刚才知道这件事情的,并且他知道此
时应该怎麽做才好。

  不过他这番话一说出来以后,此时的peter 父子还有其他人,都感觉有些奇
怪,因爲他们这个时候虽然知道可能这件事情和peter 有关系,这是怎麽也不明
白,到底peter 是怎麽得罪了大人物?peter 自己都想不起来呀!

  「到底怎麽回事儿啊?你说清楚些!」此时,peter 的父亲皱着眉头说道。

  「董事长,这件事情,在这裏说其实不大方便,我想和您和少爷单独聊聊,
可以吗?」此时,那个人故作神秘地说道。

  Peter 父子和其他高层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人搞什麽鬼?

  ……

  另一边,作爲新娘的秦青,也是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麽事情。反正现在婚
礼要暂停,这裏的是人心惶惶,好像是peter 家裏的公司出了什麽大问题,所以
现在,婚礼不能再举行了,必须等这件事情解决才行。

  这种事情,秦青也帮不上忙,所以现在也只能干瞪眼,因此在这个时候,她
也只能呆在房间裏等待着。

  但是,秦青怎麽也想不到,她的未婚夫,下面会怎麽对她。

  过了大概有三个多小时,婚礼的吉时早就已经过去,事情却还没有解决,秦
青虽然心裏疑惑,但也只能在房间裏等着,同时在这裏用过了午餐。

  到了下午两点多的时候,此时的秦青正穿着婚纱,无聊地正在翻书,就在此
时,peter 和peter 的父亲在此时走了进来。

  「peter ,怎麽回事儿啊?」看到自己的未婚夫进来了,此时,秦青赶紧站
起身来,很是吃惊地说道,显然,今天发生的事情,让秦青很吃惊

  此时秦青的未婚夫peter 还有,他的父亲的脸上都带着一股股十分难看的神
色,显然有什麽特别让他们觉得不舒服的事情发生了,这一点秦青一下就发现了,
所以这个女人才会如此发问。

  「到底出什麽事情了呀?」秦青感觉到了空气中有一股很奇怪的氛围,那是
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好像很可怕的事情要发生一样,所以才疑惑地发问。

  peter 和peter 的父亲进来以后,看着眼前的秦青,peter 有些惭愧的低下
头,看起来有什麽让他觉得很愧疚的事情似乎要发生一样,而peter 的父亲也不
怎麽好受。

  不过这对父子在犹豫了一下之后,终于还是peter 咳嗽了一声,对着眼前的
秦青说道:「阿青,出事了,我们家出现了很大的问题!」

  听到自己的未婚夫说出对方话,秦青心裏有些吃惊,不明白他到底是什麽意
思,赶紧说道:「怎麽回事?peter ,到底家裏面出什麽事情了?」

  peter 又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把目前家裏面发生的经济危机,搞原本的告
诉了此时的秦青。

  秦青听完这些话以后,完全惊呆了,他万万想不到如今peter 的家裏面如此
强大的危机等于是说,这不是要破産了吗?

  不过好在秦青并不是爲了钱才想和peter 结婚的,所以现在还没有那麽大的
情绪波动,只是心裏面震惊而已。

  「那现在应该怎麽办呢?」秦青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在面对这种事情的
时候,这个女孩子当然完全不知道应该怎麽办才好,所以此时只能够如此发问。

  听到秦青说出这番话来,peter 父子也是更加难看,看起来现在,有一些话
他们是难以啓齿的,但是现在似乎只能够说出来才好。

  「阿青,是这样的,我们之所以来找你,是因爲现在只有你才可以拯救我们
家……」peter 的父亲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终于踏上前一步,将该说的话说了出
来。

  这番话可以说更让秦青摸不着头脑:「爹地,你这话什麽意思呀?我怎麽完
全听不懂啊,我怎麽可能拯救你们呢?」

  「事情是这样的,刚才我的部下已经把这件事情打听清楚了……」说到这裏
的时候,peter 的父亲歎了口气,咬了咬牙,说道,「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这
一次我们家之所以会遇到麻烦,是因爲我们家得罪了一位大人物,只是我们还不
知道那位大人物是谁,但是我们已经知道,得罪那位大人物的原因了……」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虽然秦青还不知道,自己的未婚夫还有自己的公公,到
底在现在想做什麽?可是还是引起了她的好奇心,所以秦青很好奇地问道:「那
到底是什麽原因呢?」

  peter 在斟酌了一下自己的言语之后,对着自己的未婚妻说道:「其实事情
很简单,那位大人物他……他看上了阿青,给我们提出了条件,只要尽管阿青你
可以去酒店陪他一晚上,他就可以放我们家了……」这番话说出来的时候,这个
家伙痛苦的低下头来,显然说出这一番话,他真的特别的难受。

  到了下午两点多的时候,此时的秦青正穿着婚纱,无聊地正在翻书,就在此
时,peter 和peter 的父亲在此时走了进来。

  「peter ,怎麽回事儿啊?」看到自己的未婚夫进来了,此时,秦青赶紧站
起身来,很是吃惊地说道,显然,今天发生的事情,让秦青很吃惊

  此时秦青的未婚夫peter 还有,他的父亲的脸上都带着一股股十分难看的神
色,显然有什麽特别让他们觉得不舒服的事情发生了,这一点秦青一下就发现了,
所以这个女人才会如此发问。

  「到底出什麽事情了呀?」秦青感觉到了空气中有一股很奇怪的氛围,那是
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好像很可怕的事情要发生一样,所以才疑惑地发问。

  peter 和peter 的父亲进来以后,看着眼前的秦青,peter 有些惭愧的低下
头,看起来有什麽让他觉得很愧疚的事情似乎要发生一样,而peter 的父亲也不
怎麽好受。

  不过这对父子在犹豫了一下之后,终于还是peter 咳嗽了一声,对着眼前的
秦青说道:「阿青,出事了,我们家出现了很大的问题!」

  听到自己的未婚夫说出对方话,秦青心裏有些吃惊,不明白他到底是什麽意
思,赶紧说道:「怎麽回事?peter ,到底家裏面出什麽事情了?」

  peter 又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把目前家裏面发生的经济危机,搞原本的告
诉了此时的秦青。

  秦青听完这些话以后,完全惊呆了,他万万想不到如今peter 的家裏面如此
强大的危机等于是说,这不是要破産了吗?

  不过好在秦青并不是爲了钱才想和peter 结婚的,所以现在还没有那麽大的
情绪波动,只是心裏面震惊而已。

  「那现在应该怎麽办呢?」秦青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在面对这种事情的
时候,这个女孩子当然完全不知道应该怎麽办才好,所以此时只能够如此发问。

  听到秦青说出这番话来,peter 父子也是更加难看,看起来现在,有一些话
他们是难以啓齿的,但是现在似乎只能够说出来才好。

  「阿青,是这样的,我们之所以来找你,是因爲现在只有你才可以拯救我们
家……」peter 的父亲深吸了一口气之后,终于踏上前一步,将该说的话说了出
来。

  这番话可以说更让秦青摸不着头脑:「爹地,你这话什麽意思呀?我怎麽完
全听不懂啊,我怎麽可能拯救你们呢?」

  「事情是这样的,刚才我的部下已经把这件事情打听清楚了……」说到这裏
的时候,peter 的父亲歎了口气,咬了咬牙,说道,「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这
一次我们家之所以会遇到麻烦,是因爲我们家得罪了一位大人物,只是我们还不
知道那位大人物是谁,但是我们已经知道,得罪那位大人物的原因了……」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虽然秦青还不知道,自己的未婚夫还有自己的公公,到
底在现在想做什麽?可是还是引起了她的好奇心,所以秦青很好奇地问道:「那
到底是什麽原因呢?」

  peter 在斟酌了一下自己的言语之后,对着自己的未婚妻说道:「其实事情
很简单,那位大人物他……他看上了阿青,给我们提出了条件,只要尽管阿青你
可以去酒店陪他一晚上,他就可以放我们家了……」这番话说出来的时候,这个
家伙痛苦的低下头来,显然说出这一番话,他真的特别的难受。

  「什麽?」秦青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但是随即,她就听明白了peter 父
子的意思了,这一下子,这个女人立刻勃然大怒。

  「你……你在胡说什麽?我是你老婆啊!」秦青立刻对着眼前的peter 怒吼
出来,美丽的脸蛋儿上整个都是极度愤怒的神色,很明显,这个美女是真的发火
了。

  Peter 沮丧地低下了头,peter 的父亲却是哼了一声,他跟儿子不一样,这
份家业是他一手打拼下来的,他是绝对不允许失去的,而现在守住这份家业的唯
一希望,就是眼前的秦青,所以,peter 的父亲可不像peter 那样优柔寡断。

  「今天这个事情只怕由不得你了……」peter 的父亲恶狠狠的对着眼前的秦
青说道,「我不妨告诉你,我也知道你会有这样的态度,所以我现在不是来跟你
商量的,我是在这裏命令你的,明白吗?」

  说到这裏的时候,petee 的父亲拍了拍自己的手掌,顿时有好几个人就走了
进来,而这几个人走进来的时候,此时的秦青完全惊呆了。

  「爸爸,妈妈!」秦青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尖叫,原来这个时候自己的父母正
被人捆绑着身体推了进来,他们的嘴上都叼着布,这个时候正惊恐的看着自己的
女儿,不住地发出呜呜的声音。

  而在他们的身后,这有几名身材高大的男人,用手枪顶着他们的后背,看起
来如果这些枪是真的话,只要这些人立刻开枪,秦青的父母顿时就会命丧当场了。

  此时的秦青想要沖上前去救自己的父母,可是有两名黑衣人立刻就沖了过来,
将秦青和她的父母隔开,这一下这个女人完全明白了,不管自己做什麽都是徒劳
无功,这裏可是好几个大男人,自己一个弱女子怎麽可能抵挡得住?

  「你们……你们别乱来,你们不能这样,我要报警了!」秦青现在也没法子,
只能激动地大叫道,以报警来恐吓这对如今令她恶心不止的父子。

  peter 惭愧地低下头,不敢说一句话,peter 的父亲却是老江湖,此时冷笑
着说道:「报警?那你也得出得了这个门啊!老子辛辛苦苦几十年的家业,如果
因爲你一个女人就败光了,那老子甯愿和你们同归于尽,反正香港没死刑,没了
钱老子不如进监狱躲起来还安全些,你今天要是不去陪,老子宰了你父母,在宰
了你,大不了判个终身监禁!」

  此时,听到peter 的父亲这麽狠毒的话,在看到被堵住嘴的父母那惊恐的眼
神,秦青终于明白,自己没有选择,如果不答应这对禽兽不如的父子的要求,那
自己和父母就要完蛋了。

  「peter ……」此时的秦青一脸泪花,看了一眼旁边低着头的未婚夫,说道,
「你曾经说,会爱我一辈子,现在,你也要我去吗?」

  peter 心裏面十分愧疚,但是他也明白,如果这个事情不解决,自己家族彻
底完蛋,自己的下场也不会太好,所以现在,虽然心裏面特别难受,但此时,peter
也只能硬起心肠,说道:「阿青,原谅我,我也是迫不得已啊……你就帮帮我们
吧……」

  「很好,很好……」看到这个男人如今这麽窝囊的样子,秦青的眼眶中满满
的都是泪花,她咬着牙将手上的结婚戒指摘下来,扔到眼前的这个男人的脚边,
说道,「好,今晚我去,我去!但我要和你离婚,离婚!」

  到了这个地步,秦青的心裏对这个男人彻底失望了,她现在所做的一切,都
是爲了保护自己的父母,也是偿还这个男人以前对自己的好。

  看到秦青答应了,此时的peter 父子也不介意她说离婚了,其实就是秦青不
说,peter 父子也不敢留下秦青了,一方面那位大人物既然看上了秦青,就算只
睡一晚上,peter 也不敢染指了,以免惹祸上身;第二也是出卖自己的妻子和爱
人,这让peter 也没有脸面继续面对这个女人,所以,离婚是必然的。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